【拒绝转载】吾家有狮初成王【不要关注谢谢】

拒绝转载。散了吧。

【拒绝转载】【不要点推荐】【旧稿,不是拔旗】

【杜白】乘机安全须知:遇到乱流怎么办?(旧稿补档)


拒绝转载
不是一周年贺文。一周年还有几天所以这依旧不是我最后一次打杜白tag
不是无料终章(那篇就让它永远只存在于本子里)。
一个多月前未完成稿,想让它有始有终。
不要推。请当做看不见它。
真·最后一篇。
这个号不再写文了。
不要关注我。




【安全须知】
Q:遇到乱流怎么办?
A:请系好安全带并尽力埋头抱紧自己的膝盖或抠紧大腿下方、座椅扶手、坐垫下方的硬物、前面的座椅靠背等等……身边的人?也行吧……




后来每当季白被问起他那男朋友是在哪认识的时候,都会漫不经心地回一句:飞机上捡的。
杜见锋唇角抿着一字竟然笑出一点娇羞意味,看着都冷。

说起来那并不是一个多浪漫的故事,也许更像一个恐怖故事,或者一部灾难片。


季白一身轻松地登上飞机,看见他旁边座位上那个人正在一脸苦大仇深地和安全带战斗。
这东西和大客车的安全带有什么显著差别?为什么有人非得跟卡扣过不去?而且,距离起飞时间还早,这么早把自己绑在座位上,等下还不是得起来让路?
季队长是刑警,人民警察爱人民,如果面前是老人或者小朋友,季白一定会耐心帮助他们。
但是他显然开启了嘲讽模式。
因为正在心无旁骛研究安全带的,明显是个具备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壮年男性,身体健康,智力……正常……吧?
季白好整以暇歪着嘴角靠在过道另一侧座位上看着那个人终于弄好了安全带,还不放心地紧了紧,清清嗓子,大眼睛含着笑温柔又诚恳,“借过,谢谢。”
然后带着“果然如此”的笑容看着对方试图站起来并被腰间的安全带拖了回去。

杜见锋手忙脚乱解安全带,季白似笑非笑站旁边看着,莫名想要不要伸手帮他。
于是他就那么做了。
手伸过去,堪堪停在杜见锋身前一掌之遥,想了想又收了回来。
杜见锋看着修长的手指在眼前一晃,解安全带的动作莫名顿了一下,抬起头看到一双圆溜溜的鹿眼。
鹿眼的主人脉脉含情看他,“需要帮忙吗?”
杜见锋一脸不解,看到一根细长的手指指向他腰间。
杜见锋低头看看,抬起头用眼神给季白一个问号。季白无奈:“安全带。”
杜见锋终于想起解开他牢牢系紧的安全带。

季白终于坐到了座位上,余光瞥见旁边杜见锋又开始兢兢业业系安全带,当然依旧没忘将刚才放松的部分紧回去。
季白看着那人和自己一样无处安放的大长腿,鬼使神差就觉得这人傻得还有点……可爱。

杜见锋结束和安全带的殊死搏斗,从前排椅背中抽出安全须知开始读,认真的宛若一个考试前夕勤勉好学的学生。
余光瞥见一抹光,转过头看见炽烈的阳光从舷窗射进来,给身旁俊朗的青年镀了层毛茸茸的金色,煞是好看。
不知道这双大眼睛和阳光哪个更亮一点。

很快他就没心思想这个。
全部精力集中在播放安全提示的屏幕上。
季白看着他虔诚的神情,努力把嘴角的笑忍回去。


很是幸运他们的航班在雨季竟然难得地按时起飞。

尽管后来他们都觉得那未必是件幸事。

飞机爬升的时候,季白瞥见杜见锋双手牢牢抓着座椅扶手,很像是一个迫降前的逃难姿态,面上倒是不见惊惧,有一种奇妙的……大义凛然和视死如归?
很有意思。

杜见锋在耳内剧烈的蜂鸣中听见一个低沉温润的声音。
身边的青年眨着大眼睛和阳光一起看他,“别怕。”
“老子他妈的才不怕。”
杜见锋看着前后的乘客循声望过来,方才意识到因为耳鸣声音可能不自觉地高了一点……好吧不只一点。

季白露出一点笑,看不出是嘲讽还是了然,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调皮,让人看着那张英俊的小脸儿很想掐他。
于是杜见锋放开了攥紧扶手的手。


远处的城市逐渐混成模糊的颜色,不再看得到脉络清晰的河流街道,直到穿过乌云,云层下方的景致全部消失不见。

季白转过头,见杜见锋依旧大义凛然地目视前方,似乎全然没有看窗外景色的兴致。
目光是有温度的。许多时候,你就是感知得到。
杜见锋微微偏过头,目光越过季白棱角分明的侧脸先一步看见他们斜前方的机翼随着气流颠簸微微扰动。

他们正穿过云层。
一侧的机翼突然开始明显向下倾斜,尽管紧紧系着安全带,杜见锋依旧感觉有重力将他倒向季白身上。
广播里传来安全提示的声音:
……请系好安全带并尽力埋头抱紧自己的膝盖或抠紧大腿下方、座椅扶手、坐垫下方的硬物、前面的座椅靠背……
杜见锋下意识伸手去抓扶手,冰凉的手压上了修长温润的手指。

季白抬眼微笑着看他,眼神里有些安抚意味,莫名充满安定的力量。
他第二次说:“别怕。”
杜见锋没再反驳,只是更紧地握了掌心的手指,冰凉的手渐渐恢复温度。

舷窗外机翼剧烈地起起伏伏。
空乘的声音都含了丝不易察觉的抖。
他们分得了一张纸,和一支铅笔。

杜见锋看着季白低下头安安静静写字,看上去却像是习以为常,神情没什么起伏,波澜不惊。
杜见锋突然觉得周遭安静了。连耳鸣都不那么明显。
闪电从舷窗照进来,季白放下笔,修长的手指将手中的纸对折三次,棱角分明边缘整齐,放进衬衫口袋。
季白再次抬起头,被炽烈的目光烫红了耳尖。
杜见锋在看他。宛如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又像是山中的王者盯着猎物。

季白还有心思抬起手在他眼前摇摇,“吓傻了?”
就被捉住了手。
原来掌心和目光的温度是一样的。
杜见锋的目光恶狠狠啄他:“小孩儿,老子死而无憾了。”
季白抽了抽手指,没抽出来。
于是他翻转手腕,缓慢又坚定地将手指从身边人的指缝里一根一根地插进去。炽热的掌心贴上他温润的手掌。
他偏过头去咬身边人的耳朵,说了第三次“别怕”。

机舱剧烈地颠簸了一下。季白的唇将将擦过杜见锋的耳畔。

一阵颠簸之后,机翼渐渐回复水平。
广播再次响起,空乘的声音充满劫后余生的喜悦。
牵起来的手再也没有放开。



后来季白才知道那竟然是年近不惑的陆军将领第一次乘坐民航班机,临行前漫不经心听副官念叨注意事项,烦得还没来得及打断一耳朵把事故死亡率听成了事故发生率。于是一边暗暗腹诽民航的安全管理一边认认真真忍下了副官后面所有的絮叨。
身经百战的杜旅座当然不怕死,但是他怕无谓的牺牲。死在航班事故里算他妈的什么事!
军人的终极理想,惟有马革裹尸才是死得其所。

后来季队长笑他,“杜旅长境界不够啊,人生无处不青山。”
杜旅长难得文艺,“老子要长进你心里,才不算客死他乡。”
然后老流氓嘴脸露出来:“老子要死在你身上,就算客死他乡也死而无憾。”
季白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弹起来踢他:“滚!”
杜见锋安抚地拍他的背,温柔却急切,咬牙切齿志在必得,“小孩儿,别怕。”

原来杜见锋第一次做的事情还不少。
巧了,季白也是。





短。不好吃。
ooc到亲妈都不认识。

本来我想把这篇送给ranran,感谢她一直喜欢我的邪教,她当时说,说不定出差回来会有新脑洞,这篇的脑洞产生于出差途中。
然后20多天过去了,一千多字扔在手机里,又20多天过去了。所以可能前后基调也是割裂的,结尾也和我原本设想的不太一样。
但是我决定写完它。




另一个结局:

后来季白才知道那竟然是年近不惑的陆军将领第一次乘坐民航班机,临行前漫不经心听副官念叨注意事项,烦得还没来得及打断一耳朵把事故死亡率听成了事故发生率。于是一边暗暗腹诽民航的安全管理一边认认真真忍下了副官后面所有的絮叨。
身经百战的杜旅座当然不怕死,但是他怕无谓的牺牲。

杜见锋是真的不怕死。

一次联合行动中季白眼睁睁看杜见锋全副武装义无反顾登上直升机,阻拦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红着眼角咬牙切齿:“杜见锋你他妈给我活着回来。”
杜见锋回头对他笑:“小孩儿,别怕。”
季白瞪他:“老子才不怕。”他握紧了枪,转身去往另一个方向。阳光洒下来,给他的背影镀了层毛茸茸的金色。

有你并肩作战,死而无憾。



_

评论(16)
热度(12)

© 【拒绝转载】吾家有狮初成王【不要关注谢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