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转载】吾家有狮初成王【不要关注谢谢】

拒绝转载。散了吧。

【靳以×刘承志】我寄人间


拒绝转载

自己挖的坑总是要埋的。或者把自己埋了。
这个抽签方式每次出的结果比随机数可怕多了……
↓↓↓
(我是抽签结果)

【不是史实】拒绝真实历史人物,下次抽签把他们都筛出去。

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当然完全可以不看。
没什么情节。
有一点情结?
HE/BE自由心证吧,毕竟橙汁的结局我们都知道。




-3

1935。上海。

承志,那年友人自山东来沪,向我谈起你。
寥寥数语,我仿佛遇见这世间另一个自己。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鱼传尺素,青鸟殷勤。

有时候我想,也许这一片海也没有多远。
思君不见,不能共饮一江之水,至少还可以隔海遥遥相望。
天下的水总归一源。

天下的人,兜兜转转,总会相见亦未可知。
也许有一天,你会悄悄地来到我的身边。

我把你写进我的书里,想象你生活在此间的模样。
那些我不能宣之于口的缱绻情愫,于笔下缓缓流出。一字一句,都是你。

你谈起你的理想和信仰,令我闻之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你说起你的父母,你的宿命与使命,你的亲人。
彼时你几乎每天都给我写信,我自是也每天都给你写。
我曾问你这可会影响你的工作,你回信未曾作答,反而问我:这会影响你的创作吗?
自然不会。你只会丰盈我的作品,润色我的文字。
爱一个人只会有益于工作。你当然是对的。

后来你的信渐渐少了。
我隐约获知青岛严峻的形势。
我依旧给你写信,但不再寄出,为了你的安全,为了你的理想和信仰。毋宁说,是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和信仰,为了全体国人的理想和信仰。

待理想实现的那一天,我希望我将看见真实的你站在我面前。


-2

1937。上海—重庆。

我做了一个梦。
梦中你端坐在书桌前,手中捧着本书,一身长袍,气定神闲,是个先生模样,目光中却有凛然气息。
我定睛看,你手中的书赫然成了我旧年作品。
那些人间烟火市井闲话,里面都是你的影。

后来我再也没有收到你的信。

你仿佛从我的世界消失了一般。旧日种种宛若一场幻梦,我时常会怀疑,你是否真实的存在过。
爱太虚妄。
你不虚妄。

我手指描摹你亲手绘制的一帧小像,想象你的模样。
你信中将它赠与我,说那是你想象中我的样貌。
竟确然有七分相似。
似乎更年轻了些,充满蓬勃的力量。
我想,那是不是更接近你的模样。
也许,若有天你我相逢,我会籍此认出你。你是否也会凭感知认出我在你身旁?

往日每次我遇到了从你所住那个城市来的人,我会胆怯地,想问又不敢张口地来问到你。我的脸红着,嚅嗫地说出我的问话;于是一切的声音就都静止了。我什么都听不见,只是等候别人的回答。*

来人轻描淡写问起你我如何相识,于何处相逢。
我惟有一句心声:素未谋面,神交久矣。

我尚未见过你,却仿佛识得你比一生一世更久长。

我那晚梦见你,于暗夜中踽踽独行,步履匆匆,走进一方斗室,遍身光明。
你轻轻扬起手中的书,对我绽开一个笑。


-1

1944。重庆。

这场梦,前前后后占了七年的时日,一直我就是沉在那里,守着那不落边际的理想活了下来。*

未曾想过,这封信,在这样的时局下,天南地北辗转七载,竟然还能来到我的手里。

在许多信件中我一下就看出你的笔迹。*
信封上我的字和里面许多封未寄出的信都是你的手笔。
惟有一张信笺是不一样的字迹。全然不同,毫无章法。
虽然只是寥寥的几个字,可是每个字的笔画都是一只犀利的矛,直直地刺入了我的胸中。*
告诉我许多年来侥幸的理想全部都是一场虚幻的梦,这些年来耳闻目见才是真实。
我们真的到永远分开的时候了。*
执笔者小心翼翼告诉我,你一定要留给我这一句,“生当复来归”。

这些年来,我的笔下少了悱恻情思与家长里短,染了血与火,融入激昂的一片洪流。但是没有一个时候我不想到你,我希望你正得着美满的生活,*纵使再不会有那么一天,你会悄悄地来到我的身边。
我拒绝想到另外一种可能,即使那是最接近事实的可能。
我都能毫不掩饰地告诉你,离开你几年间我就是一直这样地活了下来。*

是夜,我梦见你。
你满身血污,唇角却上扬,眸光清亮。
你说,正侯,别替我难过。

如今,我亦将毫无犹疑地告诉你,我将带着你未竟的理想继续活下去。

君埋泉下。
我寄人间。
我就代你好好看看这个人间。
待它改天换日成为你我想往的那个新人间。



0

1959。上海。

世人说我一直“跟着党跑”,然我却是在今时今日才加入这个你为之奋斗终生的组织。
自你去后,我追寻你的主义、理想,代你走你本应去走却终于未能成行的路。
惟有我自己最清楚,我这一生,并非“跟着党跑”,甚至并非跟着你走。
我只是跟从自己的心。
它带我与你踏上同一条路。

道之所在,吾亦往矣。
有你在前方迎我。

这颗心终将不再为你跳动。
承志,等我。

End




ooc warning

1

2019。中国海洋大学。

研究生宿舍。
一双大圆眼睛照镜子般对上另一双一模一样的大圆眼睛。

“靳以。”
“刘承志。”

“柳橙汁?听起来好像很好喝。”
“切,装什么文化名人啊,还取个这么冷门的,要不是那个演员朋友火了谁知道他啊盒盒盒。”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也许吧。总觉得已经认识你一辈子了。”

素未谋面。神交久矣。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2

“靳以,遇见你之前的22年,我好像一直在等你。我这一辈子,好像就是为了等你。”
“以后我永远陪着你,再也不让你等了。”

“喝不喝柳橙汁?”

——END——




*解构重组的《往日的梦》(出自《猫与短简》,靳以著)。
**我本来之前决定只打cp tag,但是这对实在太邪了容我加个单人tag,下不为例。




_

评论(4)
热度(9)

© 【拒绝转载】吾家有狮初成王【不要关注谢谢】 | Powered by LOFTER